【也青】塞北江南(1)

※ 知青paro,陈年点梗,给 @寡人制杖还★不★要★脸★ 的生日预备

-----

    “可惜诸葛青是江南小子,却不是个南方姑娘,我没去过南方,在这塞北荒茫间,勉强端走了我心里一半江南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这诸葛青要是现在松了手,我也怪不了他什么。

    这山上路不是路,沟不是沟,咱俩清晨上的山,扛完这趟木料回去,怕已错过队上的中饭。卡在这山旮旯里,汗黏得紧,我错了眼睛去瞅,生产队上的草房都已经微小如豆,只看见伙房的那一间,炊烟淡淡地升起来。

    在山上扛木料,两个人一根,拼了命也得咬着牙死顶。要是一个人软了劲儿,另一个也得被震得吐血,全得玩完儿。于是分队上就常开玩笑,俩人闷声不吭扛一回木头,都得是过命的交情。

    我就明白,这回是有人要整诸葛青。

    这小子名字传得很开,上回跟着书记去总场运分队的口粮,听见五队的姑娘家也提他,听说还是从南方省城来。同在一队里,平时也打过几次照面。这地儿古时候当算塞北荒凉地。

    队里干的活,一类就是农活:砍坝、挑苗、翻地、种谷、喂猪、割禾草;另一类是开山改造的大事——砍掉没用的树、挖坑、再种上有用的树。平日里大伙儿都灰头土脸,两三身衣裤随便一搓、再一晾,一来二去,都脏得像活猴子。就这样,这小子的衣服竟然成套儿,白衬衫一直留着,裤缝烫得笔直,走在黄土漫飞的路上,远远一看,竟望见一个收拾得纤尘不染的瘦高个儿,心里又是两样儿。

    听说他的家底不太好,如今插队过来,却挺上进——知青打架的事儿也不参与,工分挣得多,还当着七八个人的一个小主管。扛木料本不是他的活儿,大约是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倒霉鬼分到与我同组,细胳膊细腿儿,举动间还透着几分儒生的文人气(儒这个字儿不该提),虽然干了几年的力气活儿,扛木料却不比其他。不过他今天却犯到我手上,怎么也不能缺胳膊少腿儿地回去。

    我预先已有准备,撑足了劲儿,当不至于被砸得太坏。大不了回去躺上两天,看病的当儿,又恰好能去县上看看。工分是不吃紧的,我家中已无人(革命一开始,因了地主的帽子,父母都被打倒死去),便犯不着寄钱回去,倒一个人享了家破人亡的逍遥。

    肩膀已是木的,这路也不能叫路。在这儿卡了半天,我便偏了头看他,料想他是吃不消。诸葛青的头发汗成一绺一绺的,他耸着眉尖儿,咬着牙根,腮帮子上都绷出些筋络来。两只瘦肩膀在破衣(干活时另有一身)下边支棱着,肋骨架子都在抖。林子里暗,头顶的太阳一移,就亮一块儿暗一块儿。这时一小块光斑落在他脸上,我见他嘴角一紧,竟是憋不住的血顺着下巴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停下,听见了没有!”又因为负着这木头,说话便不能调动全身的气力,我只能在嘴里闷着说话,“停下,赶紧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拼了十成十的气力了。我一见,就有些慌。

    这个人我不太了解,原以为只是个装腔作势爱摆谱儿的花架子,哪里知道还挺局器。这小子憋着这么一股狠劲儿,又一声不吭,太倔。

    他听不进我的劝阻,我只好瞪了眼睛(自运动开始,这样横眉怒目的表情在我脸上早已销声匿迹),央他同我卸了木头歇一歇。我想这木头大可以往这儿一搁,就算取不回去,记在我头上也无大碍。到处都在宣传,为了祖国的建设,个要人发扬不怕苦、不怕死的精神,但我想还是人命要紧。他从头红到脚,这会儿还病恹恹地冲我笑了,思想大概比我要进步得多。

    衣摆儿也不掀,咱俩就往石头上坐下,实在是无话可说。诸葛青按了按胸口,料想是肺被震得难受,见我看他,又赶紧挪开手去,顶着一额头细汗,还撑着笑面虎一般的笑。曾听见同队的胖子说过,因着老眯了眼笑,他被组织揪过作风上的问题,这小子往那儿直挺挺一站,说是要以微笑的面貌表达对新生活的期待,接受贫下中农再改造,最终又得了嘉奖。当时我顺耳听了,心道,还真绝了。

    隔着这边的林子望那边的山,山发黑,因着数月前刚烧过。一山的深草,像是没有树。诸葛青的眼里似乎闪着些异样的情绪,我就学着他的样子眯起眼,才看见整整齐齐的一山细树,玩儿似的。我好像就有点儿明白,什么叫砍掉没用的树,种上有用的树。往这儿一坐,人空了,就容易瞎想,不知砍树后烧山,一山的动物在大火中都去了哪儿。诸葛青不自觉地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能歇太久,否则劲就得泄。我说早已太累,要他跟我对换前后,木料也换过一边肩扛。他笑着答应(希望他千万别发现我的用心),于是又一前一后扛起木料。我特地放慢了步子,这小子却颇不领情,留给我一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一个背影,隐约能猜出他掮锄是什么个样子。窄窄一条脊梁骨,两边陷进俩深窝,我觉得那后脑勺分外可恨,太轴,直想敲他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回了分队,我就急忙顺着炊烟寻到伙房去。饭卡就在上衣口袋里,不必回屋取。说是饭卡,就是硬纸上油印着当月口粮的各种两数,领走多少,炊事员就照样子划去。按照定额,每个月四十余斤米饭,国家统一的商品粮,自然管够,可油却精贵得紧,每人每月就五钱。刚进六月,我这个月的五钱油也还没领,就去找炊事员,一并取出来,给诸葛青送去,余下一月就吃白饭和生的菜。

    炊事员早已相熟,转身取钥匙开柜门上的锁,柜子里就一瓶油。他舀一小勺,盛在一只碗里,又撇一点添给我,说是一并六钱,拿去好招待客人。我便捧着这只碗,去找诸葛青。

    日头偏了,走过的远山蓝霭霭的。他的房门留着一条窄缝(这边大伙儿都不锁门,一来没有锁,二来也没什么可偷),我端平碗去敲,他披了罩衣应门,脸色惨白且惊讶。我也就不多话,把碗端平了递给他。其实端平是毫无必要的。小时候我奶奶老讲一个故事,一傻子去买醋还是油,一碗装下去还剩点儿,他就把碗翻过来,说是多的一点油,要装在碗座儿的小凹里。六钱油,一个小凹也就够装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这点儿油你拿去补一补,告假歇他两天好好养养。” 

    他因而很不一样地笑了,肩膀也有些垮。

    队里的上海姑娘说过,过去她家里吃面,一碗阳春面,撒上葱末儿、蛋皮丝、蒜苗段,精妙的就是要加五钱化猪油,一碗吃下去,热热的很舒服。上海在南边儿,诸葛青也从江南来,心里大概要哂笑。

    他没磨叽,也就接下。这倒是出乎意料,大概是取出来的油也退不回去。七八人的大通铺,其他又都不在。他指了指,让我往他床沿儿上坐。我一裤子汗和灰,还没来得及摆手,他就出了门,仿佛受伤的全然不是他。一会又探进头来,怀里抱了圆蛋儿的茄子、南瓜、包心菜几样,挺得意地说,来,不如我请你吃一顿。

    一会儿工夫,他竟然在门口支了张桌儿。我想到他挨了那么一下,中午又没吃饭,鼻子竟有点酸,赶紧错开眼,责难他的多事。一并又取了碟盆和两副碗筷,打来两斤白米饭。宝姑娘昨天从山上打下来一只兔。几头猪瘦得像狗,满地跑着被我驱走。

    我不让他生火,就地摆上三块土坯,俯身拢来些草,择干一团,聚上,又远远地寻来些干柴,架起来,点燃。柴噼啪响起来,寸许的火。我伸进一根长柴,一挑,火和烟都旺起来。天已经暗了一层,显得更高,火星子歪歪斜斜地飘。

    诸葛青已经吹干净割草的快刀,两个茄子切柄去蒂,就着桌子三两下切成菱角块状,排进盛好清水的搪瓷盆里。又不知哪里找来一块姜、一头蒜,也切了末撒上。最后是油,他极小心地控着手腕舀一半浇上,好歹是油焖茄子。他的手早生了茧,可还是很匀净。隔着火,我望着他的身形被烧热的空气晃得陌生,忽然想起些家里的往事。

    革命一开始,父亲和母亲就被拉上街,当然要开大会。我爹曾是川军,需要批斗军阀习气的时候,就能找上我爹;有时候刚好又缺一个地主,也就拿一个纸糊的帽子,硬押了我爹走,让他克服一下。妈便是阔太太了,也要挨唾沫,大哥二哥都已成人,一并遭了殃。一家人总要挨打,二嫂子带着我的小侄子战战兢兢地呆在家。其他人都不在,家中家具大半挂了机关的铝牌编号,我搜来些幸免的,瓷瓶儿、红木和花梨木的摆设,纷纷变卖,让她带了儿子快些逃,便说是给我们赶走的。二嫂一向与我不对付,走之前却做了一桌子菜,给我和小聪。她十指不沾阳春水,良心说那顿饭可真是乏善可陈,小聪张着嘴叫口干,我悉数咽下去,都是我命里的盐粒儿。

    父母兄长都已不在,我却想起性子温吞的二哥来。小时候他把我拉我到墙角说悄悄话,无数次表达过对江南姑娘的肖想,我那时摸不着头脑,嘿嘿地跟他一起笑。后来见到二嫂,大约也真是眉眼细长,秀气好看,我还是不得悟。

    隔着晃动的火苗,我看着诸葛青挽着袖子鼓捣他的家乡菜,忽然回转些味觉来。可惜诸葛青是江南小子,却不是个南方姑娘,我没去过南方,在这塞北荒茫间,勉强端走了我心里一半江南的印象

    我还愣着,他倒是端了盆过来,锅里的水刚好也开始咕嘟泡儿。他搁了茄子,一点眼神光又转得机敏,像个小孩儿。他忽然猫了腰,蹿去树篱间揪下一棵什么,在手里上下掂量着。

    “王也,是不是没见过,这是野茴香。”他把摘来的野菜涮了涮,佐进滚着的水里,还说一会儿南瓜汤里也能放上些。一边盖盖儿,没闻过的香气就一边飘散出来,我连打两个喷嚏。我对他还是不太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挺行啊,老青。” 

    他似是很受用,盘了腿在篝火旁坐下,接着说:“想来你是没吃过香椿的。在我家里,谷雨前后出香椿。早上吃粥,阿婆去树上蒿一把椿芽下来,加进粥里,比这可香多了。”

    暮色下来,他仰了头,好像说的是久远的往事,我忽然觉得是极累的,就把焖熟的茄块端上来,我俩也不上桌,就用筷子挑着吃。

    茄子入口,他的表情突然迟疑了一下,我也伸了筷子去夹。方才听他胡扯了些,知道这道菜要茄子软烂、味道咸中带甜。如今三钱油焖进去,勉强软烂可口,却不见盐味。

    我仔细琢磨一番,料想这边不比省城里,盐是一块一块的,需专门取来捣碎了用。刚刚看他做菜,的确也就没有捣碎的动作。也就笑,也就吃茄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- 未完待续 -

下一章

    *标题出自辛弃疾《清平乐·独宿博山王氏庵》——“平生塞北江南。归来华发苍颜。布被秋宵梦觉,眼前万里江山。”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89 )

© 大白鼠饲养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