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一人之力开创狗屎派

@满

满满环游世界购入白鼠!

这个女人恐吓我:喵喵喵

回答:吱吱吱

1. 不需要质疑,当然是(???

2. 让我们怀着期待拥抱明天。

3. 这要看是哪个平时了……其实平时很少有时间看书,挺不学无术的鼠。如果想要具体类型的推荐可以私信找我讨论。以及如果暗中观察能发现我有一个囤放一点日常和读书笔记的子po,有一些最近在看的书。(不过是前几天才建的

置顶

小甜鼠的同人存放po

白鼠的提问箱

积攒了有趣的问题会截图放lof

诸葛青:看我眼色行事

那还是他俩出柜以前,王也要诸葛青去他家过年。

沙发上宛如飞蝗过境(靠枕被子凉席全掉下去了),鬼子进村。王也靠在沙发上喝热水,诸葛青就沉在王也身上。闻言,他又往下滑了一点,转过脑袋,把下巴搁在王也肩上,一边闻他T恤领口沐浴露的味道,一边欠欠地说:“恐怕我是去不了了。”

王也水杯一抖。

诸葛青两条胳膊很讨厌地去抱他的腰,继而带着他往下倒,想就此忽悠过去。

耐不住王也就此木愣愣的,诸葛青只好闭着眼,偏着头解释:“你家里可不知道,我的眼神倒是不能藏住了。”

没想到王也一口水“噗嗤”地喷出来。他正了正色:“没事儿,他们保管看不到你的眼神。”

当时明月在 ——评川寂《你曾是少年》

  @川寂  拖欠已久  

    思来想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标题,只能勉强用一句“当时明月在”,却是曲解。也许是因为川寂老师笔下的故事不是任何一个故事的仿品,却捕捉到了一种读者所共通的情感,让人想起许多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“明月”并不是一个贴切的喻体。只好提及我废掉的一个标题《少年锦时》——那样流水一样的时间,像太阳照在锦缎上流淌的光辉。当时的明月照彩云,如今却没有风流云散的苍凉。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青葱的少年在南方,二十年之后,...

诸葛青发送定位zgc,某王姓男士(穿拖鞋,带鸭舌帽)前往中关村蹲守两小时,才发现应该是诸葛村。

一句暴毙发言

如果萌一对cp变质成一味狂欢色情,便觉有违初衷。

被民国pa摧残脑洞——

张楚岚,汉语文学社扛把子,报上撰稿笔名“碧连”。

取自“芳草碧连天”,“看朱成碧”的“碧”,“衰草连横”的“连”。

转载自桥原:《我哥》文评

安详,大鼠最喜欢的文评,没有之一!

人物间也从不亲密过头。大抵是因为各怀心事,大家站起来抖一抖肩上的雪,过往要背负,将来也无从推卸。正是这种精英式的克制与分寸,糅合俗人们跳不开的“情爱”二字。

使劲赞叹,桥原的文评从来不会让人有陌生感,正好跟我的理解一样qwq

林翳蝉风:

若是诸葛青去见了所谓的最后一面,然后又怎样呢?

  结果是不怎么样,该说的话总是不该说、不愿说、说不出口的。


  关于《我哥》的文评,这已经是第三版了。早上在读《欢乐英雄》,古龙好是潇洒,我看着看着,闷气都能短暂地忘却了。想...

【也青】塞北江南(3)

※ 知青AU

前文:(1) (2)

-----

他倒是转过头,扬起脸,对我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儿。他脸上已不见刚才的醉意,一台眼,眼睛亮得像碎星。


    夏天转眼到头,收割麦子碾过打过,金灿灿地晒着。日子是晴美的,天苍苍的,很高远,屋顶新打了草排,睡觉时也能闻见干草味儿。总归是闲下来,大伙儿多请了事假,三三两两搭着拖拉机去县城里,我不爱凑热闹,青也不知为何留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过问他其中缘由,他倒是扮了诉苦的样子来找我——我不知道跟哪个姑娘一同去嘛,干脆好心留下来陪你喽,我们都...

1 / 2

© 大白鼠饲养员 | Powered by LOFTER